沈國仁 其人其畫一太極藝廊 曾唯淑

沈國仁民間十三年生於充滿陽光的南台灣屏東,就讀屏東公學校(今之唐榮國小)二年級時已表現出其繪畫方面的才華,入選日德兒童美街競賽。中學時代常一人畫數張畫為班上大半同學捉刀參加比賽,曾經有過一次同學獲特優獎,作品被以五十元高價收購(當時學校老師月薪約四十元) ,而自己作品反而落選之趣事。中學畢業後任教屏師附小,當時無科任制,一切科目皆由級任導師全包,沈國仁自稱音癡而為音樂科教學發愁,這時有一

位女老師要求沈老師交換授課,樂得沈老師滿口答應,不久其他老師聞風而至,紛紛要求沈國仁交換授課,漸漸地沈國仁變成美術專任教師了。

民國三十八年沈國仁考進師大第三屆美術系接受正規學院式美術訓練,當時袁樞真教授教素描,由於台灣方光復模特兒難尋,袁教授由請來一位男性模特兒師大第一位模特兒,如此,沈國仁開始作第 一次人體寫生。在師大求學期間有兩 位老師影響沈國仁至深,每逢寒暑假沈國仁都在李石樵老師的畫室渡過,幾年下來奠定了他深厚的素描基礎,而他對色彩的把握則得自廖繼春教授。師大二年級時以水彩畫「雨中巷尾」入選省展,為華南銀行收購,當時省展之權威性猶極高,此事給於沈國仁很大的鼓勵。大三時又以油畫入選台陽展,臨畢業那年,全國學生美展再以油畫「明蝦」獲特選第一名,此時沈國仁當畫家的決心已不可動搖。

師大畢業後沈國仁即回故鄉任教屏東女中,三年期間,課餘之暇踏遍鄉野,畫盡田舍風光,由於野外寫生工具攜帶的方便,及作品完成時間的把握,沈國仁皆用水彩作畫,他畫得越多越發現水彩的特性與趣味,越愛水彩畫,如色彩的混和、重疊 、層次感都比油畫好表現,而且運用水的控制與水彩顏料的透明性畫面可產生輕鬆 流動之技果於是沈國仁完全沉迷於水彩畫的專注追求與研究而成為一個道地的水彩畫家。這個時期他的筆觸是瀟灑的,作風是一氣呵成的,注重大面處理畫面隨時透出年輕人的衝動與朝氣。民國四十七年轉任教台北市立女中(今之金華女中) 課餘,指導課外活動美術組,主辦市女中與日本幾所中學之「中日中學生美術交流展」,教學相長,沈國仁漸覺得自己每張畫調子、氣氛都相似,沒什麼變化,乍看很搶眼,看久了卻覺得深度不夠、內容不足,他又興起再上層樓的念頭。

民國五十四年沈國仁赴日留學兩年,同時入日本水彩畫會研究會研究,接受水彩名家水野以文(已作古)、小山周次、石井鶴三(已作古)及不破章(去年作古 )之指導。其中水野以文水的控制聞名,故畫面氣氛極佳,而小山周次注重素描,故畫極具安定成,沈國仁由兩位恩師獲益匪淺,尤其受不破章的寫生觀念影響最大,成為不破章的得意門生,歸國後畫風大變,雖不失其朝氣,然卻更具深度與內容,以色彩的變化與水的控制求完成。回國後他任教中國文化學院,又轉任教國立藝專。沈國仁的一切作品皆為寫生之作,他認為大自然變化無窮富無盡趣味,也許兒時成長於屏東鄉間所致,台灣古屋紅磚與原野、草木、田園的各種綠色之配合總是深深吸引著他去畫,小鎮街頭巷尾各色各樣的房屋及街上行人、農家作息景色皆在變化中有統一諧和的氣氛,這些都成了畫因。

自民國五十八年至六十七年十年間每年一月至二月間約一個月,沈國仁偕同恩師不破章(前任日本水彩畫會會長,民國六十七年曾在本廊舉行個展)至台灣各鄉間寫生、相互探討,故繪畫理論頗相似。當其為外面景物所感動時就以色彩及筆觸表現於畫面上,至於能否表達出其感受則有賴於技巧之純熟--常畫。沈國仁認為畫家對社會的責任乃令人透過其作品產生健康而優美的情操而非強迫觀者接受,也就是說畫之教化人心乃在「潛移默化」,而非教條式的教訓法。有許多畫家藉畫題表現思想,沈國仁以為這是個人看法的不同,無所謂是非重要的是你的畫能否表達你所要表達的。他說水彩畫的最高境界在於把握水彩的特性與生命--無論用渲染或重疊、平塗任一技法--即運用水份的控制及色彩的透明性所產生最佳層次感來達到畫者所 要求的氣氛及效果。

沈國仁前年秋於國立藝專美工科主任任內受派赴日本早稻田大學大學院研究「現代美術與設計的關係」 同時考察各地美街館並作畫。去秋歸來,太極藝廊有幸邀請沈國仁在本廊作首次個展,展出台灣風景三十幅、日本風景十幅、人物畫五幅。竭誠歡迎各界愛好水彩畫的朋友光臨參觀指導。

                                                                                                                               民國六十九年一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