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外寫生經驗最早是在小學三年級,大約六十多年前。當時美術老師在班上選出三名同學參加國際性的繪書比賽,我是其中之一,題目自由發揮。於是我們約定星期天,齊去寫生,畫鄉村的景色。當時農村沒有上廠也沒有鋼筋水泥的建築,有不到柏油路。農家的大家庭是三合院,小家庭則是磚瓦平房,傳紅色系的農家與竹林、果樹、田野景色、山川水池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這個印象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這也是我最喜愛畫台灣鄉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