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國仁談繪畫經驗和技巧

我的野外寫生經驗最早是在小學三年級,大約六十多年前。當時美術老師在班上選出三名同學參加國際性的繪書比賽,我是其中之一,題目自由發揮。於是我們約定星期天,齊去寫生,畫鄉村的景色。當時農村沒有上廠也沒有鋼筋水泥的建築,有不到柏油路。農家的大家庭是三合院,小家庭則是磚瓦平房,傳紅色系的農家與竹林、果樹、田野景色、山川水池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這個印象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這也是我最喜愛畫台灣鄉村的原因。

小學低年級的美術課使用臘筆,五、六年級至中學都盡水彩畫。

長輩說:「大畫家才畫油畫、有錢人才買得起油畫畫具。」當時一般人確實無法畫油畫也買不起價格比水彩貴好幾倍的油畫用具,我一直到進入師大美術系時,才買了生平第一套最簡單的油畫用具。從小就喜愛野外寫生,囚為水彩用具攜帶方便就以水彩寫生為主。水彩畫有透明水彩和不透明水彩二種表現方法,透明水彩也有淡彩和濃彩之別。

淡彩畫使用不同繪筆素描之後加透明水彩而成,如鉛筆、鋼筆、竹竿、簽字筆、毛筆、臘竿、麥克筆淡彩等類。透明水彩書的特點是極光部份不使用白色顏料而在書紙上留臼,其明度彩度的變化以水份來控制,所以不需調配白色顏料。透明水彩的表現方法有渲染、暈法、平塗、重疊、擦洗等等;而著色的順序由明而暗、由淡而濃,所以蓄曲呈現透明清新明快的效果。我喜歡晝透明水彩,所以調色板不放白色顏料。不透明水彩的表理法和油畫很相似,明度彩度的變化都要加白色顏料來調配。加色修改都很方便,作品較顯厚重。

有人說:「水彩畫是油畫的畫稿」是很大的誤解,其實兩考都是各自獨立的善類。我特別喜愛台灣農村景色,作品一定在現場完成,所以我的繪畫創作活動大部份都在野外進行,也就是說我的另一個書室在野外。寫生不是描寫自然,也不是自然的再現,世比沒有人能把自然再現,也沒有一個畫家能把寫生的對象一點不差描寫出來。寫生最重要的觀念,是書家對於對象有所感動而加以表現。自然的美、成為有感情的對象、今人懷念的、過人經驗過而印象深刻的,都是畫家捕寫的對象。而感動程度的高低,更直接影響到繪畫的呈現。不過儘管繪畫是畫家生命和感情的展現,畫家若缺乏豐富的繪畫經驗和技巧想充份表達內心的感動,亦非易事。